党娟博客

爹的语录

上高中时,不爱学习,没考上大学,爹去我同学家,跟他们聊天时,对于我将来是否能考上大学表达自己的想法时说,“反正鸡飞蛋打了,无所谓了”

上大学时,我四姑给我二哥介绍了一个女孩,本来很好,但后来我二哥不满意,好事没成,后来我二哥又找了好几个,也都这样那样,而现在人家那个女孩,早就结婚了,并且日子过得很不错,我爹感叹道:白开水给做酸了。


发表我的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必填项